诚信赢市场     服务暖人心

深圳“破产人”产生!“诚实”债务人将获“重生”机会

近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了首宗个人破产清算案件全国首位法律意义上的“破产人”产生

 

 

 

债务人申请破产后,债权人的利益如何保障?不少网友认为这样的制度是让“老赖”合法化了,《个人破产条例》是否会成为“老赖”的温床,一时间引发社会热议。

 

首位“破产人”事件回顾
 
 
2014-2016年
呼某在深圳某商场内经营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后因商场倒闭,培训机构也不得不关闭,导致呼某负债480余万元。
 
2018年
呼某卖掉其唯一住房,所得卖房款260万元全部用于偿还债务,还债至今仍负债140余万元。

 
 
2021年6月9日
呼某因自身资不抵债,向深圳中院提交个人破产清算申请。经调查,呼某目前无固定工作,每月劳务收入约5000元,名下存款少于1000元,拥有家具家电等价值约3950元财产,且离异后独自抚养女儿,深圳中院认定呼某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符合宣告破产的条件。
 
2021年11月8日
深圳中院将文书送达呼某手中,正式裁定宣告其破产。根据裁定书,自宣告破产之日起,呼某将进入免责考察期。为保证呼某正常生活,债权人会议经表决同意了她的豁免财产清单,清单包括沙发、茶几、小米手机等生活学习用品。

考察期内,呼某须按照《个人破产条例》相关规定限制消费行为,同时接受破产管理人和破产事务管理署的监督,每月申报个人收入、支出和财产状况等信息,扣除赡养费、抚养费、生活费等每月必要支出外,剩余收入全部用于偿还债务。

 

免责考察期满后,深圳中院将根据呼某考察期间表现,裁定是否免除未清偿债务,解除限制行为。

 

如何判定债务人是“诚实而不幸”的?

 

个人破产制度的本质是通过法律介入,公平清理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债权债务,其价值在于维护债权人利益,同时给“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重生之机。

 

那么如何判定个人破产程序中的债务人是“诚实而不幸”的呢?

 

 

 

呼某案破产管理人胡隽律师表示,债权人的破产申请被受理之后,法院、破产事务管理署和破产管理人会对该债权人的申报材料、目前的负债情况及履行能力进行综合判断。

 

判断债务人是否符合“诚实而不幸”的首要标准,是债务人是否已经如实履行了申报义务。

 

 

在收到呼某的破产申请后,胡隽作为管理人对案件进行了实地考察,对呼某的相关权利人进行走访,核实申报材料的真实性与客观性。

 

《个人破产条例》真的会成为“老赖”的温床吗?

 

 

《个人破产条例》出台后,社会上不乏“这项制度就是‘老赖’的避风港”等声音,其实这是人们对于《个人破产条例》的一种误解。事实上,在长达三年的免责考察期内,债务人的许多权利都会被限制,是一种“失权”的状态,债务人在破产程序中履行配合义务,恰恰是其贯彻社会信用原则的体现。

 

 

作为“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其必须在经历过免责考察期的“失权”之后,才能重新达到“复权”。实际上,从“失权”到“复权”的筛选机制,正是区分“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和“老赖”的标准。

 

正如胡隽所言,个人破产制度的初衷是当“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出现支付不能时,可以通过个人破产程序进行债务清理,免去余债、经济重生。个人破产程序应成为维护债权人利益、拯救“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以及保障公共利益的有力武器。

 

创建时间:2021-11-18 17:41

近期热点

媒体中心